有邪不邪,出书不易

  • 作者:
  • 时间:2020-07-16

有邪不邪,出书不易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立即试读

出书难,不景气时期,难上加难。我是指新人或中小咖作家。这与「人人可出书」的某些说法相违。

我理解「人人可出书」这种说法所持的理由,诸如随选列印的出版模式,让出书门槛降低了,或者扩大来说,一个部落格就是一本书。但如果计算实质影响力或虚荣感、能见度与版税收入,就不是同一回事了。(不解释)

有些小众冷门书获得出版机会,那不是申请基金会补助,就是自掏腰包,或者负担部分成本,到头来,有钱才能出书。

不被出版社理睬的新人想出书,依理,电子书才是救赎之道。《羊毛记》的成功,表面上鼓舞不少素人作家,但那是在美国,有亚马逊书店Kindle自费出版平台撑腰,台湾没有。

台湾电子书市场规模很小,电子书产业发展不起来,第一个瓶颈,书少。出版商顾忌或轻忽这个市场。顾忌与轻忽两者是矛盾的,却同时存在,这是很奇怪的。

顾忌什幺?怕电子书卖多了,影响纸本书销售。(又不是盗版,电子书一样有销售所得,担心什幺呢?)但另一面,出版商不看好电子书,认为国人对电子书的阅读和消费习惯还没养成。两者观点不是自相矛盾吗?

因此,打开电子书目,书很少。台湾书市几十年来,再不景气,一样,每天一百多本新书出版;而电子书,以readmoo电子书店更新情况来看,好几天才推出一本新书,两者落差,成百上千倍之多。

对一个新人来讲,出版社找你出书,要实力,更要运气。会不会有下一本书,像《羊毛记》那样,从电子书起家,让纸本出版商看走眼之后乖乖捧上合约书?不知道,只知道,先要有羊,才有羊毛,羊毛出在羊身上,目前,想在台湾複製《羊毛记》的经验,成功率是:0%。

以上牢骚,起于《有邪》的作者序。作者挂名宝儿,是永乐座老闆娘,简称板娘,石芳瑜的网路花名。她得了几个不大不小的文学奖,在副刊登过几篇作品之后,想出书,却发现不如想像顺利,几家出版社提出某些不是理由的理由,其实就是作者名气不够大。她在《有邪》序里谈到出版的艰难以及阴错阳差出了这本书的经过。

几年前因为散文集出书不顺,石芳瑜採取迂迴路线,改写文学意味没那幺浓的《花轿、牛车、伟士牌──台湾爱情四百年》(有鹿出版),算是生平首作。

今年,石芳瑜又出了一本薄薄的书:《有邪》,以诗为主,搭配一些图文小品,收纳在「角立」出版的99元小本系列。

《有邪》所收诗文,颇多人去楼空、物是人非之类伤感之事,但文字处理起来,抒情而不伤情。甚至于某些成人话题,带点限制级的,因为甜美而天真的语言,而显得一片清明。

例如几首诗中最明朗易读的〈外遇〉:

这是故事最好的一部分
钟敲了12下
南瓜马车就会变成老鼠

太好了
明天还要再来一次

相对于坚固但平淡没什幺好做好说的婚姻生活,分手后回复原状,分离,但明晚继续,婚外情反倒成为快乐的灰姑娘模式。

把民间童话故事翻转,小三的心绪从负面转向正面,这诗真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