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急着上火星,日本太空计画走自己的路

  • 作者:
  • 时间:2020-07-30
美、中急着上火星,日本太空计画走自己的路

美国与中国花了数十亿美元送人类上火星,同时揭开新世代的太空竞赛,看似不在战火中的日本则採取低调的策略,他们选择往反方向走,瞄準地球另外一方的邻居水星与金星,且所花费的金额远少于 NASA 直冲火星的预算。

彭博报导指出,日本的金星轨道计画预算为 2.9 亿美元,主要是搜集大气资讯,预测地球的未来,另一方面与欧洲合作探测水星的磁场与电波,以及寻找水星两极地区的水与生命。日本的太空总署 JAXA 预算不到 NASA 的十分之一。

JAXA 的任务不仅如此,他们发射卫星追蹤地壳运动,预示火山爆发和地震,此外,还协助东京药物开发商在太空找治疗癌症的方法。

NASA 想在 2030 年送人类上火星,中国预计在 2020 年将无人驾驶舱送上去,Tesla 的 Elon Musk 也想在未来十年内上火星。日本已经对火星没有兴趣,JAXA 或许会与 NASA 合作,但现阶段日本专注在改善水回收系统,而这是维持长期太空旅行的关键。日本花大力气专注在小技术上,今年财年太空预算为 16.2 亿美元,NASA 有 190 亿美元。

报导指出,日本政府温和的投资正在为私营企业带来好处,根据日本航空航天公司协会的数据,截至 2015 年 3月,包括政府与私人投资,太空产业火箭、卫星和软体收入为 3,070 亿日元,创 2002 年以来最高纪录,日本希望未来 10 年平均达 5千亿日元。

NEC 的太空业务始于 60 年前,而三菱电机从 1960 年以来一直是日本的主要卫星製造商。2007 年 NEC 建造 Kaguya 探测器进入月球轨道,以及离子发动机推进的鹰隼太空船 (Hayabusa),研究附近的小行星。

鹰隼 1 号太空船于 2010 年返回地球,从外星体收集的第一批样本,帮助科学家研究 40 亿年的小行星组成及受太阳风侵蚀的程度。2014 年发射的姊妹船鹰隼 2 号将于 2018 年到另一颗小行星,鹰隼2 号携带加农砲,抵达小行星后随之发射一颗重达 1.8 公斤的砲弹轰击小行星表面,希望能在扬起的尘埃中发现并研究早期太阳系遗留至今的有机物质,此计画是与 NASA、德国、法国和澳洲共同合作。

NEC 于 2010 年 5 月发射金星探测器 Akatsuki,金星距离地球大约 4 千万公里,将于今年 12 月开始绕行金星,回传红外线热影像。JAXA 希望了解金星如何形成二氧化碳为主的大气环境,以及平均温度高达 460 摄氏度的过程,科学家推测金星是温室效应发展到极致的结果。

JAXA 与欧洲合作的 BepiColombo 準备于 2018 年前往更远的水星,JAXA 负责开发水星磁层轨道器,预计花六年时间到达水星后,JAXA 会研究水星的磁场与探测南北极的水,那边是离太阳最近的地方可能有生命迹象。

回到日本国内,三菱电机正在组装定位精度比单独使用 GPS 更高的「准天顶」卫星系统,第一个已于 2010 年起飞,另外三个计划在明年加入。

商业太空业务赚很多钱,根据太空基金会的数据,去年全球包括建造和发射太空船在内收入总计近1,210 亿美元,有 262 艘太空船被推入太空,而对网路连接的需求,特别是在亚洲部分地区首次上网的需求,增加卫星发射次数。

然而日本发射成本约 100 亿日元,比 Elon Musk 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印度太空研究组织都贵,IHS 分析师认为,日本需要降价,才能与美国、欧洲、俄国竞争。

报导指出,日本正在花约 1,900 亿日元开发一种火箭 H3,号称可以将成本减半,三菱重工还计划每年增加一倍发射量,大约是每年 8 次,H3 的首次飞行定于 2020 年。

JAXA 还正在与一家能够在零重力环境创造肽的生物製药公司 PeptiDream 合作,肽是氨基酸的短链,可以触发细胞内的特异性改变,成为药物开发的基础。PeptiDream 首席执行官 Kiichi Kubota说,「回到地球上,那些更高质量的晶体可以为疾病,包括癌症,带来更好的实验疗法。」

JAXA 的优势在于它在肽研究方面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10 月 30 日返国的太空人在国际空间站上待近四个月,进行的实验包括用于研究老化相关疾病的小鼠,如骨质疏鬆症和肌肉萎缩。在太空站上,JAXA 还监测火山活动。

JAXA 表示,他们不在乎谁是第一个上火星的国家,日本只专注小型实验,以及对日常生活有帮助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