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虎不成反类犬:「地中海风」日照中心,吻合认知症患者的生命史

  • 作者:
  • 时间:2020-07-25

台湾日照中心大多是模仿日本,从环境设计、活动规划、时间分配到服务流程等,但往往忽视服务对象的需求在文化与成长背景等的关係性与差异性,形成一种「画虎不成反类犬」怪异现象,更因环境设计不当,容易导致认知症(Dementia Disease)患者的精神行为症状(BPSD)的出现,花了政府预算及民间捐款,却造成反效果,值得关心台湾长照发展的人士思考。

日间照顾中心在目前长照2.0政策中,是以服务轻中度认知症患者为主,提供周间白天的非药物疗法活动的空间。目前全世界尚未研发出药物可治癒认知症,因此以「与认知症共同生活在一起」(Living Well with Dementia)为主要对策,期望经由照护与非药物疗法活动以达到减缓退化,维持家庭动态的生活品质。

为稳定认知症患者情绪,配合他们尚存的长期记忆,因此环境与活动等会以患者共同的生命史所拥有的内容来设计,让他们在长期记忆中所拥有的内容,因熟悉而产生认同与安全感,进一步愿意去参与和接触,产生成就感并稳定情绪,达到降低精神行为症状的目的。

近日,看到彰化地区一家新的日照中心成立,强调走地中海风格的室内设计,以蓝、白色营造户外自然风情于天花板及室内空间,许多神经内科医师及所谓专业人员在他们脸书中分享这一讯息,甚至有人对于这家日照中心的环境设计大为讚赏,让我不禁要问:这家日照中心準备服务来自希腊等地区的认知症患者吗?

首先,「环境设计」对认知症患者是十分重要的照护元素,吻合患者生命史的环境是可降低他们精神行为症状,且可减轻照护者的负荷,甚至从颜色、环境标示、动线等都会影响他们精神行为症状是否出现,一方面是因为认知功能的退化,另一方面,则是因年龄增加,感官、肢体功能的老化或退化,适宜的设计可协助他们仍可在这环境中生活,并可不依赖他人独立生活,达到生活自立(Enablement)的目标。

试想:荷兰的霍格威(Hogeweyk)全世界第一座为认知症患病所打造的Dementia Village,为何在可居住在六房式的住宅中,将住宅的设计再分为四种不同的「生活风格」?依照生活风格为居民分组,目的即为建立患者原本生活和目前机构照护间的连接性、延续性。其概念源于怀旧疗法;怀旧疗法的基本假设是:打造熟悉的环境,有助减轻认知症患者的焦虑。

过去,在台南就曾发生一间日照中心购置过去农村社会所使用的牛车,布置成怀旧的重要元素,照服员希望经由牛车的回忆,为一位女性认知症长者进行怀旧活动,未料,却引起这位长者情绪不稳定,引发精神行为症状。原因是:她出生于台南望族,出门坐的是黄包车,牛车是经济弱势者所坐的交通工具,问她是否坐过牛车,对她而言,犹如在侮辱她。

同样,台湾还有日照中心学习日本日照中心活动内容与流程,将洗澡、温泉泡脚等规划成每天活动之一,引起部分长者抗拒,原因是他们不习惯在外人面前脱衣或脱袜洗脚。日本是有共浴文化,台湾许多长者则视为隐私,勉强他们去做,怎幺会不出现精神行为症状?

同样问题再次出现在这家彰化地区日照中心的设计理念,有多少彰化地区认知症长者过去拥有地中海文化的认知或薰陶?有谁家中的天花板是蓝白色的设计?如此的设计对认知症长者的视觉会产生何种效果,是否事先进行研究?简单问:所要服务的对象是否能接受地中海风的环境?

目前日本日照中心已经根据他们认知症长者的生命史发展出多元化的设施,从农场、社区、泡汤、玩游戏、搞厨艺,现在还出现「拉斯维加斯的日照」、「照护酒吧的日照」等吻合长者需求的个别化环境,换言之,日本人是先放下道德观,直接思考「以人为本」核心价值是什幺?

如果高龄者生命史中,柏青哥、吃角子老虎(Slots Machine)等游戏是他们不可或缺的内容,当他们老的时候为何不让他们再次去回味柏青哥、吃角子老虎等游戏?若是能唤起他们年轻时的美好时光,带给他们生活乐趣,再次点燃他们生活的活力与斗志,不涉及金钱。倘若这些游戏可维持高龄者身体机能:如手、眼动作、肢体平衡运动,专注力、计算力还有喜怒哀乐的情绪,可活化脑部、减缓认知症退化、远离忧郁症等,且可用筹码换取饮料或按摩服务等诱因,是否可行?

神奈川县横须贺市是日本的重要军港,二次战后横须贺的军事用地由美军接管,基地周边开始出现了汉堡和其他与美军相关的饮食店、商店、酒吧等,卡拉OK也是日本文化之一,所以横须贺市出现照护酒吧!这是与长者文化与生命史息息相关。

「龙宫城照护酒吧」是首创服务高龄者的日照中心,顾客原则上都超过65岁,许多人都是由照护人员陪同前来,酒吧也提供专业的照护用车接送。店里完全设计成无障碍设施,为保护认知症患者不会随意外出走失,更在入口设置了密码锁。洗手间里附有折叠床,让接受照护的人可以在里面更换纸尿布。但是酒吧装潢完全没有丝毫照护机构的样子,反而呈现华丽风格的装饰,让人可以尽情享乐的怀旧气氛。

酒吧里的服务人员都是护理师、物理治疗师和照护员,他们从原本服务的长照机构来到酒吧里提供专业服务。长者前往酒吧前,酒吧会与其家人或长照机构的职员事先讨论,详尽地询问可以饮用的酒类和饮酒量等细节,以便进行规划。有时会依照个人状况,若有必要,会在酒中勾芡,以免不慎误入气管,酒中勾芡是特殊的鸡尾酒酒中勾芡别的地方还喝不到。

别忘记:吸入性肺炎是高龄者的杀手。

学习是应该学习核心价值,并要能进行跨文化的思考、转化与本土化,而非照单全收,忽视核心价值就出现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窘境与笑话。

延伸阅读不是「老人托儿所」:没有课表的日照中心,让长辈想做什幺就做什幺用家的温暖守护社区老小:让台湾社福界惊叹连连的「富山型日照」一名失智患者的照护成本高达千万,我们準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