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阿嬷的桃太郎

  • 作者:
  • 时间:2020-07-09
小 时候,每到寒暑假~就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为什幺呢?因为可以跟着妈咪去位在西螺的阿嬷家,阿公年轻的时候是个老师,所以阿嬷家是学校提供的日本式宿舍,宿 舍对面就是学校,因为寒暑假学校不会有同学,也没有上下课时间的限制,校园的操场、游乐器,要怎幺玩要玩多久都是我的自由,所以回阿嬷家,是我最开心也是 最期待的。

忆阿嬷的桃太郎

阿嬷有个习惯,喜欢一大早天还没亮就到学校运动,等到7点左右,再回来吃早餐,吃完早餐,阿嬷又会拖着菜篮到市场去,去市场的目的当然是买菜,但是还有一样也是阿嬷很喜欢的事情,就是找些婆婆妈妈聊聊天四处串门子,等回到家,差不多也是吃午餐的时间了!

因为跟着阿嬷去运动去市场,总会遇到许许多多我不认识的姨婆、叔公…等。阿嬷会告诉我要怎幺称呼这些长辈,只要乖乖的点头,这些姨婆、叔公就会拿出糖果、饼乾招呼我。所以,我很喜欢当阿嬷的小跟班,跟着阿嬷在巷弄里市场里穿梭…

曾 经有一段时间,妈咪因为要照顾刚手术后的阿公,所以妈妈带着我和正在学步的弟弟,三个人就这样搬来西螺住了两百多个日子。这段日子,却成了我对阿嬷最深的 回忆…阿嬷可能是怜悯我这孙女因为少了父亲在身边的陪伴,每到黄昏,阿嬷就牵着我到后面寺庙的池塘,陪着我数乌龟;晚餐后,也会带着我到附近的柑仔店,买 一瓶牛奶给我喝。 

拉着阿嬷的手散步在乡下的石子路上,阿嬷会唱童谣给我听。受日本教育的阿嬷,唱的歌大都是日本童谣,最常唱的一首,就是桃太郎…桃太郎さん、桃太郎さん、お腰につけた黍团子、一つわたしに下さいな。(Momotarohsan, Momotarohsan, Okoshi ni tsuketa kibi-dango Hitotsu watashi ni kudasaina)

忆阿嬷的桃太郎

在我结婚那天宴客桌上,阿嬷对着我公公婆婆说:你们把我孙女娶到这幺远,以后我想要吃她作的凤梨酥机会就少了 …

在我即将为人母的前几个月,阿嬷的身体开始走下坡…即使我快当母亲了,在阿嬷面前我仍是撒娇的要阿嬷唱桃太郎的歌给我听,阿嬷坐在摇椅上开心唱着,只是声音微弱了…我告诉阿嬷,一定要加油!要帮我肚子里的妹妹取个好名字。可是,阿嬷没能等到妹妹出生,就在她出生前10天,阿嬷走了…因为我挺着肚子,长辈们要我不能接近,我只能默默躲在柱子后面看着阿嬷被抬上担架,送到寺庙,那是我见您的最后一面。

三旬那天,我依照习俗,来到您灵前和所有的堂亲们一起诵了经文,希望您一路好走。您跟着菩萨上西天后,妈妈带了一条红丝带,来到医院给我,要我在女儿回家的那天,将红丝带裹在包巾上,虽然不懂这是什幺习俗,但我知道,这一定有您的祝福。

忆阿嬷的桃太郎

结婚和您的合照,就放在娘家的客厅中,妹妹从没见过您~但从会说话的那天起,只要看到那照片,就会指您着说:这是阿祖。我问:妳怎幺知道这个人是阿祖?慈:知道啊!阿祖来看过我。阿嬷,谢谢您~谢谢您来看我,看我的女儿。

现在,偶而开车回南部时,我会特地绕下去西螺,为了就是找寻跟阿嬷间的记忆。只是,宿舍已经杂草丛生,市场也改建成为景观老街,不过即使这些当年的建筑物已经不在了,但我对阿嬷的思念,却早已永远的驻留在我心中。

每当听见桃太郎这首歌,我就会想起您~耳边似乎又传来您低嗓轻柔的嗓音…用着日文唱着:桃太郎さん、桃太郎さん、お腰につけた黍团子、一つわたしに下さいな。(Momotarohsan, Momotarohsan, Okoshi ni tsuketa kibi-dango Hitotsu watashi ni kudasa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