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开战的起点

  • 作者:
  • 时间:2020-07-30

书名:美、中开战的起点:既有的强权,应该如何面对崛起中的强权?川普时代的美国,应该对中国採取什幺样的态度?中国与美国,是否终须一战?(CrouchingTiger:WhatChina’sMilitarismMeansfortheWorld)作者:彼得‧纳瓦罗(PeterNavarro)译者:锺友纶出版社:光现出版出版日期:2017/05/11

美、中开战的起点

推荐序《美、中开战的起点》:川普国师的「中美冲突论」

沈旭晖(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副教授)

川普的对华政策,究竟会怎样?到目前为止,还是言人人殊,难以理解的原因,主要是他的中国政策幕僚太少,而仅有的已曝光幕僚,又不被传统精英重视,令人怀疑他们的立场,有多能够变成现实。从川普竞选到当选,高调以「中国问题专家」身份受访的,只有不太懂中文的经济学者纳瓦罗(PeterNavarro)教授,他是现任「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我们也曾对他介绍。最近他2015年的着作《美、中开战的起点》(CrouchingTiger:WhatChina'sMilitarismMeansfortheWorld)翻译成中文版,我们不妨阅读一遍,以理解这位当朝红人的基本思路。

《美、中开战的起点》围绕一个基本主题展开:「中美之间是否终有一战?能否避免战争?」全书的理论基础,大概是源于国际关係理论大师米尔斯海默教授(JohnMearsheimer)的「进攻性现实主义」,再加上他个人的领悟。在本书开篇,纳瓦罗回顾了「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Trap)这习近平曾引述的经典历史案例,以带出对当代中美关係面对的安全困境:习近平认为中美能越过陷阱,但纳瓦罗则认为中美对彼此的意图都难以了解,只能观测对方的实力(尤其是军事实力),结果在缺乏世界政府调停和管理的环境下,中美之间就存在持续的互相猜忌与顾虑。在他看来,唯有深入了解中国的战略意图和战略实力,才能对未来中美关係判断。

那幺在他眼中,中国的战略意图是甚幺?答案很简单:正从守势变成攻势,从过去主张「保卫领土」、「保卫海上运输线」,变成近年来东海、南海咄咄逼人,让人怀疑中国有意颠覆东亚地区既有的地缘势力均衡,进行富侵略性的战略扩张。让纳瓦罗作出判断的重要依据,乃中国近年急速发展的「非对称」战略实力。在书中,他不仅对中国的军事预算、战舰战机製造、核武储备等军事力量点评,更关注中国的潜艇、飞弹、网络攻击实力,认为正是后者让中国有了以低成本的武装力量(如一枚超音速飞弹),摧毁美国高成本战争机器(如一艘航母)的「非对称实力」。纯粹从军事投入的成本收益考量,美国若要遏制中国在东亚扩张的野心,将花费远高于中国的战争资本,显然不划算;在纳瓦罗看来,这正是中国对美国的战略优势所在。

接下来纳瓦罗对台湾、朝鲜半岛核问题、东海、南海、南亚中印边境争端等区域热点,逐一勾勒。按照纳瓦罗的论述,在上述争端地区,美国或拥有切实利益(如南海的自由航行权)、或是有关键盟友,而中国与上述周边国家随时可能爆发的冲突,都有可能将中美捲入大战,轻则是惨烈的持久战,重则引发核战。至此,纳瓦罗得出结论,称无论是从意图上、还是能力上看,中美之战都似乎难以避免。需要注意的是,上述争议地区之所以存在冲突风险,以和複杂的历史纠葛密不可分,但纳瓦罗列举各个潜在「战场」时,对历史背景着墨甚少,分析亦受局限。他本人的专业领域亦非军事,在上述大篇幅关于中国军事技术、战力和战略对抗模拟的论述中,技术性细节同样屈指可数,学院派是不会对这类论述认真看待的。

为了弥补这些缺陷,纳瓦罗採访了数十名有美国政府、军方背景的专业人士,大幅引述他们的分析。然而这写作手法的缺憾也显而易见:在种种情景模拟中,纳瓦罗及其採访的专家们,都反复强调中国与美国兵戎相见的「可能性」,而非「必然性」;而这些观点,早已存在于美国对华政策圈,并没有为当下中美关係的分析作出原创性的补充。从这一角度上看,本书前三分之二的内容,更适合被看做对美国政界、军界既有的「中国忧虑」的整合。

在本书的末尾两章,纳瓦罗把话题从「战争」转向「和平」,而他对中美和平的可能性,自然不乐观。民主党的智囊倾向相信,密切的贸易往来,能够缓解两国紧张的关係,这也是目前各方不认为中美之间会爆发大战的结构性因素;纳瓦罗则认为和中国进行的贸易,对美国而言是「损己利人」,进一步加剧了中美冲突的可能。在这一环节,纳瓦罗终于回归自己的专业领域,但他对中美贸易的观察和推论,也不是数据派的,对反方的数字几乎毫无引述。例如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社会接纳中国加入WTO后,中国正式与世界经济接轨,纳瓦罗认为这一决定的代价是「超过七万家美国工厂关闭,失业和低度就业的劳工数量最终会超过两千五百万人,让美国欠了中国上兆美元」,但因果关係的推论,就难以轻易确立。

首先,这一统计数字本身存在诸多争议,美国本世纪以来,就业岗位减少,不仅是因为美企将工厂转移至海外,更与生产自动化密切相关,后者对传统就业岗位的冲击,不亚于贸易。其次,针对「中国製造」,纳瓦罗的分析也过于片面:因为正是中国较低的生产成本,让美国消费者得以享受较低物价,但对此纳瓦罗只字不提。至于人民币是「操控汇率」的观点,虽然已被不少主流经济学者驳斥,但纳瓦罗依然照用不误。当得知纳瓦罗获得川普内阁提名时,美国经济学界多抱以惊讶态度,不是因为立场,而是因为他的「使命」,让方法论过份粗疏。

然而,儘管纳瓦罗对「中美之战」的演绎,不乏片面和夸张成分,但他的分析绝非不值一读。恰恰相反,读者需要关注的并不是书中对潜在军事冲突的渲染,而是纳瓦罗、以及他所代表的「另类右派」,在审视中美关係时的分析框架。在奥巴马时期,米尔斯海默等传统现实主义者都被冷落,「合作共赢」是中美官方舆论的主流基调;而即使是米尔斯海默本人,也是相当学院派的学者,笔者曾有书面之缘,深觉其性格开朗、务实,不会像纳瓦罗那样随便基于简单的意识形态推论国际形势,也不会轻易认可川普的外交路线。

但事实还是清晰的:正是在民主党管治时期,中国的综合国力(包括军事实力)暴增,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地位相对下滑。自由主义者往往强调,中美合作带来双方「绝对收益」的增长,利多于弊;但在宏观层面,中国崛起、东亚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巨变,都已经是客观事实,倘若从「相对收益」看,中国显然是大赢家,而美国在亚太地区乃至本土的利益,确实将被中国冲击。从前,美国决策者对此视而不见,但如今川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正是旨在扭转这一趋势。川普时代出现,意味着久被冷落的现实主义思维重新主导对华政策,而要了解这一华府新视角,纳瓦罗的《美、中开战的起点》,无疑正是入门读物。不过,川普是不可能照单全收的,纳瓦罗负责是开天杀价的角色,其他传统精英、幕僚则负责落地还钱,这才符合川普的「为商之道」。

小词典:进攻性现实主义(offensiverealism)

美国芝加哥大学国际政治教授米尔斯海默创立的国际关係理论体系,用以描述大国政治。它基于数个假设:国际体系处于无政府状态、大国具备进攻性军事力量、一国的意图难以被别国把握、大国是理性行为体、生存是大国首要目标,而大国为了捍卫自身存在和利益,只能和潜在对手先发制人竞争。在此基础上,进攻性现实主义认为大国之间更有爆发冲突的可能性,是为「大国政治的悲剧」。

==

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台湾

问题:以下哪个因素最可能让中国和美国因为台湾引发战争?

1.民族主义    2.地缘政治    3.意识形态    4.道德规範

明显的是,两国战争之间的可能性随着风险而提高。特别的是,台湾是两国开战最可能的导火线。为了了解原因,以及为何问题中的四个选项都会造成影响,我们必须从北京和华府的不同观点来看。

美国海军学院的吉原俊井教授在观察之后,针对北京的民族主义危机做出了概略整理:

中国认为台湾是最后一块百年国耻期间失落的领土,中国取回台湾,让台湾回到祖国怀抱,是不可动摇的信念。

因此,吉原警告:

中国和美国之间有爆发大战的可能性,因为中国几十年来都不断重申,中国人準备好为台湾而战。

但是如果认为,中国努力取回台湾全是出自于民族主义情怀和百年国耻「绝不重蹈覆辙」的自尊,会是错误的结论。另外至少有两个重大理由,让北京政府相信,重新掌控台湾这个「叛乱省份」是绝对必要的,一个是地缘政治因素,另一个则是意识形态。

地缘政治的理由也就是房地产的绝对原则:地点。一个始终不变的事实是,台湾几乎位于第一岛链的中点。中国少将彭光谦和姚有志在谈到地理战略的意义时说到:「台湾如果疏远中国大陆,中国将永远被锁定在西太平洋第一岛链的西边。」在此情况下,「中国将会失去复甦的重要战略空间。」

至于占领台湾牵扯到的意识形态,北京政府面临的海峡两岸问题是自由民主获得的优势,一个小小的叛乱省份居然可以拥有几乎完美的民主体系。在此要进一步澄清历史,国民政府的元首蒋介石和他的国民党党员在一九四九年抵达台湾时,并未实施民主。相反的,蒋介石自己也採取专制统治,与中国大陆的毛主席一样残暴且严酷。

不过台湾不凡的地方是,一九九六年进行总统直选之后,拥有充满活力且运作良好的民主制度。在台湾,开放的辩论和思想交流造成激荡,投票率极高,和平的政权转移实际体现了政治层面的自由,促进国家经济的成长与开放。

事实上,台湾的民主让北京政府的专制主义者深深恐惧,因为这向中国人民和世界上其他人证明了,北京最常重申的主张是全然的谎言。但基于本身的文化和性格,中国人民需要强大的专制政府来扩展经济,让儒家社会得以适当运转。

基于以上这些理由:民族主义、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北京政府需要重新掌控台湾,而全中国也视台湾为愿意为其一战的「核心利益」,台湾是一个必要条件。

从这个複杂等式的另一个角度来看,当然还要考虑到美国,而北京、华府和台北方面也不断诘问的是,美国是否準备好在一场似乎奖赏极小的战场中,为了保护台湾而战。事实上,过去数十年来的美国总统,都让北京政府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美国愿意为了政治和经济实务上的考量牺牲台湾。

举例来说,请回想美国总统尼克森和国务卿季辛吉(HenryKissinger),只将台湾视为削减苏联势力以及适时结束越战的棋子。为了达成那些目标,尼克森和季辛吉想办法让台湾在一九七一年退出联合国,并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取而代之。

时间来到二〇〇〇年,在宣誓将「倾尽全力」保护台湾后,小布希总统却公开在二〇〇三年谴责台湾总统的「言论和行为」,表示「他会自行做出决策以改变海峡两岸僵局,而这是美国不乐见的」。民主党总统欧巴马也很快追随小布希墙头草的态度,他和他的前行者一样,拒绝对台军售防御用的先进武器系统。

当然,在审慎为台湾制定政策时,华府的政治领导人一直都有难题要面对。美国的经济极度仰赖中国,因此始终不情愿改变现状。另一个政治的转折是,许多华府的官员也非常仰赖跨国企业的大笔政治献金,而这些企业在茁壮的中国贸易中可以取得大量的利益。因此,政治和经济贸易两方面都侷限了美国对台湾的支持。

对吉原教授这样专家来说,美国的「侷限」和总统既有的摇摆不定,会提高风险。因为美国的迟疑和软弱传达出的讯号,也许会让快速军事化的中国变得更大胆,最终将大举入侵。吉原教授认为,中国会严重误判美国对台湾问题的坚定立场。

在此,台湾的生存不只对美国的道德和意识形态有重大影响,蓬勃发展的民主也能促进自由和和平的贸易。另外,传统基金会的成彬也描述了地缘政治相关的严酷现实:

除却日本和沖绳,台湾也许是第一岛链中开发程度最高的一个,因此疏离台湾在某方面来说,是为中国海军敞开大门,让他们可以畅行无阻进入太平洋中心。

针对这点,吉原也补充:

如果中国能以和平或武力手段拿下台湾,就可以将第一岛链一分为二,并把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前线布局切成两半。这对二次大战后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布局来说,是前所未见的。

很显然,这样的「美国军事布局」将非常仰赖,美国在第一岛链周边的协约盟友,所形成的不可或缺的战略三角。美国在很多岛上都有先遣基地,而台湾的防御就是第一岛链的支柱和中心。这样的布局是因为日本攻击珍珠港后所带来的合理影响,「国耻日」让美国学到了孤立主义和从亚太地区退兵的教训。

这也是因二次大战的血腥战事而导致的军事布局。因为麦克阿瑟将军(GeneralDouglasMacArthur)在珍珠港事件后从菲律宾丢脸撤兵时,大批的日本战机就从台湾起飞,在空中和菲律宾群岛坑坑洞洞、烟硝四起的跑道上,击败了麦克阿瑟的轰炸机和战斗机,难怪麦克阿瑟会用「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来形容台湾。